“财富”大观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石门美文 > 正文

那山,那水,那时光

编辑:曾洋 日期:2017-10-15 09:38:36


穿过幽暗的竹林,一幢古老的房子浮现出它黑白的光影,村口那条河仍旧潺潺流动着孩童在竹林中嬉戏,女人在河岸边浣衣,一切仿佛都定格在久远的时光胶片中。时光依是流逝,画面也许不再鲜活,但总归有人会记得那过去发生的故事。


这幢老房子里住着我很老很老的老太,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了,记得有一次我好奇地问她的年龄,她歪着头想了很久,最终仍是叹口气挫败放弃,颤颤魏魏地起身,在一个大柜子里,摸摸索索很久翻出一个已经发黄的小本子,那还是在很早以前,她还很健朗的时候,由她亲自口述,伯伯执笔完成生平记录“民国……年。”那一行模糊的字迹,代表着她的过去,记录着的前半生


小时候,爸妈工作很忙,总是老太来照顾我。每天幼儿园门口我都能看见一脸微笑的她,慈爱地着我。我总是很怕她,怕她深深浅浅的皱纹,怕她瘦如柴的手上鼓着的青筋。她伸过手牵着我,像担心触电般,蹦蹦跳跳地跑开老远,她只好在身后气喘吁吁地追。玩累了回到家桌子上永远摆满热气腾腾的饭菜,我吃得开心时,老太心里头似乎也高兴得紧


现在她好像真的老了,以前那个可以给我做一桌子好菜,闲瑕时还会养鸡种菜的她,身体逐渐地衰退了。上半年的一场肠胃炎折腾了她许久,病情一直未见好转爸妈把老太接到了城里的新家,方便照顾。但隔不了几天,她不时就会嘟囔几句“家里的鸡怎么样了?菜园里的菜还活着吗?”等等一些琐碎的小事开始几次我都会很耐心跟她解释“爸爸已经把鸡送到姑姑家了,园子里的菜邻居细心照管着,现在要把病养好,病好以后,回去养鸡种菜。”每次听到我的答复,她都会沉默好一阵过不了几天,却又会旧事重提,似乎养鸡和种菜比她的身体还重要


老太反复坚持下,我们终究还是准备将她送回老家。可我的心中怀揣着疑惑的种子,始终不懂这位老人的固执与倔强。在回家的小道上,我大步流星走在前面,她脚步窸索地在后面,我看着她愈发迟缓动作,日渐混浊的双眼,想起小时候,会每天为我做喜欢吃的炒饭,想起她早已忘却自己的年龄,却仍然记得我的生日,想起她房间里黄灰色的墙面稍不留神抖落出一地的尘土,但贴有我照片的地方干净如初,想起她一直无私地给予我的关怀和呵护……年少的我从不去细细回味这份纯粹的爱,现在我长大了,一个人如披着钢盔铁甲般在人生的长路上义无反顾地奔跑,却忘了回头看一眼老太,深情凝望她苍老的脸。我的脚步加快了,老太的脚步却更慢了,她追逐着我的背影,不曾停驻,步履蹒跚地亦步亦趋一一拾起我下的那些过去时光。那一刻,好像听到了内心的呼喊,渐渐地放慢脚步,稳稳地握着她满是褶皱,略显粗糙,曾经遭受“嫌弃”如今却倍感温暖的手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终于到家了,阳光暖暖的照在房屋前的石阶上,将老太的银发染成金色,十分夺目。我们聊了很多孩提时有趣的事儿,在眼泪与欢笑的交织中,我顿时茅塞顿开,心中的疑惑都一一有了答案:也许为了生活我可以奔波游走、四海为家,但是老太不能,这幢老房子承载了她的一生。这山、这水、这段旧时光,就是她的全部和所有。


如今的老太仍然不了现代化,但她泡温热的茶,烹可口的菜,陪着那屋、那山、那水、那记忆、那时光一老去。(石门农商银行 曾洋)




0
评论
评论用的是多说 或友荐之类第三方插件,在其官方网站申请账号,引用自己的代码放到这里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