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大观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石门美文 > 正文

王渊渊【散文】玩球养志乐无穷

编辑:王渊渊 日期:2017-10-15 20:38:36



 疯狂工作一辈子,到了退休时才如梦初醒:人生一辈子,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从退休的那天起,我便琢磨着找个好的方式活动活动身子。


   我虽从小热爱运动,但一直比较讲究活动方式,尤其对那些退休后死皮赖脸纠缠着穿绸涂、红招摇过市的婆姨们捣鼓的男人嗤之以鼻。想了一阵,我便想到打乒乓球,因为乒乓球不受场地限制,不受天气影响,好找同伴,不易受伤,运动量可自行调节,况且我读书时有较好的乒乓球基础。


   然而,打乒乓球必需要有如球台、场地、对手等基本条件。很巧,一个偶然的机遇在我一筹莫展时出现。2011年正月,县博物馆馆长龙西斌和我聊天谈起锻炼身体时说,他们那里有球台,就缺对手。跑去一看,果然条件不错,尤其离我家很近。我高兴得把大腿一拍,对他说:“就在你这里干!”


   去那里打球的第一晚就很开心!


   龙西斌与我是至交,30年前,我们同在北京补文凭。尽管他当时头戴夹山管理处常务副主任兼县博物馆馆长两顶官帽,且为全国知名明史专家,却在我面前全无官架。初春天气很凉,那天我还穿着棉衣。赶到博物馆时,西斌已扒掉长裤,与家住博物馆内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董德宏酣战。见我去了,西斌马上礼貌地让我与德宏对阵。当然,第一次交手,打球自然而然地成了一种形式,谈古论今成了那天的活动的主要内容。


   说起来,我和“董检”也是老相识。18年前,我们分别为县公安局和县检察院的政工室主任,经常一起开会。所以那天一见面我们就相互“揭短”。我说他不仗义,有了签单权却不很少请我们这些老朋友吃饭。他说我猾头,每次公检法政工室主任开会从不拿烟给兄弟们抽。西斌顺水推舟说:“看来你俩都不是省油的灯!”于是,原本夜静的博物馆内,从此多了我们的欢笑。


   不久,经西斌推荐,兰园宾馆的一位姓郑的女同志加入了我们“打夜球”的行列。考虑男同志主动打听女人姓名不太适当,但又需方便联络,我便将其手机号的姓名用“郑姐乒”存在手机中。“郑姐乒”虽亦年近六十,但球技不错,曾得过全县职工乒乓球女子单打第三,且善良随和,不计胜负。和这样的人打球就比较轻松。有一次,我和西斌在一旁休息时,西斌瞟了一眼正认真打球的郑姐,然后用手掌捧着嘴凑到我耳边低声对我介绍:“这个郑姐属鸡,打球时喜欢叫唤呢!”刚说着,郑姐就发出了一声“喔嗬”的高叫,引得我俩抿嘴暗笑,而她对我们为何发笑却全然不知。在那里,这样的场面经常发生。每当这时,大家工作和生活中的郁闷心愁烦恼尽随笑声散去,唯有快感和愉悦留在心间。


   最有趣的,还是坐在场下观察场上球友打球时的表情。西斌虽是个副研究员,但他生在大山,长在农村。他有个从小经常教他说黄色段子的舅舅,加上他自己爱收集民间小品,再加上他现编的天才,没有女性在场时,他便边打球边说那些诸如“我草,我父亲那样大的年纪还干那玩意儿”之类的段子,常把我们笑得前仰后合。“董检”则是另一种性格。他和我们在一起虽无官架,但偶尔也会在输球时下意识露出些不悦,间或透过戴着的近视眼镜的镜片瞟你一眼,或干脆直白不满情绪:“你个两面派!和我们男的打时就毫不留情,对女的打时就软成了鼻涕!”当然,这仅是过眼烟云,转眼即逝,都从不把这些事记在心里。


   然而,前段有个情况令我有些伤脑筋。原来,他们这些还在职的球友打球也有难坚持的时候。责任心极强的西斌,在博物馆工作担子本来就很重,后来又兼任了夹山管理处常务副主任,工作很忙,经常夜不能归;“董检”下班后则三天两头不是加班陪客,就是探亲出差,做不得指望;而“郑姐乒”的媳妇多上夜班,孙子要人照顾。作为负责任的祖母,在打球和照顾孙子的时间冲突时,她选择前者,显然无可厚非。问题是,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的运动既困扰了我,也同时困扰着他们。


这时,“郑姐乒”传来消息说,她又另外邀来了几个好伴!听了这话,我们都很兴奋。


  “郑姐乒”邀来的是都进入了天命之年的一高一矮两位女士。她们的球技都不错,且具有一定的运动气质,其中一位姓竟获得过全县女职工乒乓球赛的亚军。初次见面和交手,我就直觉她俩的加盟,定会给我们的团队带来更多的生气和快乐。


   不久,女人的讲究和细心,在两位新队友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生怕大家被蚊虫叮咬,她们带来了蚊香、打火机和蚊香盘之类。她们这种心细和严谨,正是我们男同志所缺乏的。因此,“郑姐乒”给我们邀来的不仅仅是两位球友,更是两位为人处世的好老师,好妹妹!


   中华传统中,男女是有别的。初次交往,如果像与西斌、德宏见面同语,那便太显轻狂。后经“郑姐乒”介绍,才知他们一位姓夏,一位姓郭,均为政府机关干部。随后的日子,她们几乎每天都坚持去博物馆打球。这种一言九鼎的品质和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毅力深深感染着我。反倒是我有时缺席或迟到。依我看来,打球所表现出的人品必然也会反映在工作中。不出我之所料。打球之外的空隙,我与他们一起聊天时,我所感受到的她们,不仅善良正直、热爱运动,而且在工作、尤其写作上很有深造诣。我想,所有政府干部若都像她们这样,我们所处的环境一定会更好些。


前年,这两位女队友家里有事,也逐渐不打球了。然而,乒乓球是吸引人的,她们走了,马上就有另外两位退了休的队友加盟。于是,我们打夜球的习惯一直延续着,尽管这几年退休后一直忙个不停,但因为打球一般没有中断,因此,我情绪依然,健康依然,圈子依然。


   人说“玩物丧志”。但我却认为,“玩物亦可养志!”一位著名教育家讲过:“不会玩的孩子不是聪明的孩子。”人生一世,“玩”,是生活的主要方式和内容,只是玩法各异而已。为消磨时光、获得短暂的愉悦而玩,那是低俗之玩,愚人之玩;在“玩”中获取知识,传播友情,广交朋友,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这几年来,我和球友交往,其收获已远超出打球本身,乒乓球不仅给了我健康和欢乐,更让我收获了人间友情。我为此而庆幸! 


  记得石门的风流才子、原县政协副主席张天夫的《奇石赋》中有这样的佳句:“与天交可得奇石,与人交可得知己。”而我想说:“与球交,不仅可收获健康和愉悦,还可收获朋友和精神!”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回到了儿时。梦醒之后,我想,回到儿时的身体状况那是绝不可能的,但经常打球,回到那时的心境完全可能,因为,打球将可以拥有那种一片值得回味的后花园,将有可能回到我乡愁萦绕的和淡恬静的精神故土!




0
评论
评论用的是多说 或友荐之类第三方插件,在其官方网站申请账号,引用自己的代码放到这里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