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大观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石门美文 > 正文

【张天夫长诗】《信仰之光--王新法之歌》

编辑:张天夫 日期:2017-11-01 09:02:08


常德日报整版刊发张天夫长诗《信仰之光--王新法之歌》



10月28日,《常德日报》文化周刊整版刊发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张天夫的长诗《信仰之光--王新法之歌》。


王新法,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人, 自掏腰包帮扶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他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


张天夫以无限的深情吟咏出了这首感人肺腑的《信仰之光》。




信仰之光——王新法之歌





在湘西北的群山中

薛家村的一栋小木屋里

军人团队正在讨论修桥

山,倚在门外候着

水,绕到窗前静听

湍急的溪流滚过心头

山坡上的石头嘎嘎作响

你坐在那儿静静地思索

沉思凝固了

稳如结实的桥墩

两岸的木楼在盼望

对面的青山在兴奋


突然,你扑通一声倒地

像一块陨石撞在地面

心中的蓝图还没下载

浪花中的目光还没复制

裤腿沾着黄泥

手心握着铅笔

就倒下了!

闪电也没有这样快呀

到来之前会有雷鸣

群山惊慌失措

林鸟扑扑乱飞

过路的乌鸦

从云中直跌下来

挂起黑色挽幛

下坠的桃红停在半空

赶忙洗尽粉黛

变成白花落地

群山抱头痛哭

牵着冷雪跪在寒风

田野正在发青

阳气刚刚回升

天,叫春风暂时停在山外

令万花迟开半月


猝然离去的声音

一着地就耸起高峰

倏忽消失的背影

一晃动就化作河流

你生前

衔来两千个日夜

把村子垒在额头

你走了

衔走未来的岁月

把遗恨垒在思念你的春秋

东山峰达不到的高度

抬高你的目光

就超越了昆仑

澧水河达不到的长度

连接你的足痕

就是最长的河流





一座山的芬芳

挖药人才说得清楚

一条水的性格

放排的人才会演绎

一个异彩的灵魂

只有大山才会表述

你刚刚进山

从何而来?

山不知道

你远离北国为何而来?

水不知道

山林感到疑惑

流水感到稀奇

吊脚楼迟疑的目光

比屋脊的秋月要冷淡

你告诉风

是带着思想来的

你告诉云

不是带着私欲来的

火塘含着烟杆

咀嚼两句真言


春风要化开冻雪

得先化开人心

你解开胸襟

捧出心放进火塘

掏出腰包

先解急难

把电线牵进木楼

为大娘驱赶黑夜

把烤火炉送到病床前

为老伯融化寒冬

顶着北风爬上山腰

为了孤寡老人抱柴添火

一颗忧心撕成碎片

为土墙屋塞好风洞


一百八十个日夜追着白云

拓宽十里环山路

把村子牵上云端

六个日夜攀着山崖

把清泉引进村寨

守着水声再不干渴

搬开摇晃的浮桥

在沟两岸架起石桥

鸡声可以往来

阳光把你工地上的影子

盖在块块石头上

加固了每座桥墩

六座石桥遥对六塔山

老人们仰天感叹:

这是“六六大顺”


山头上的疑云消失了

村民脸上有了笑容

每条小溪都在感叹

从来没见这样的好人

吹了半世锁啦

没有热泪动听

吊脚楼纷纷举手

青山纷纷举手

选你当“名誉村长”

白云过身一万趟

也没沾上这种“名誉”

樱花开了一千次

也没谁称她“花神”

只有掏空身子的人

村民才会把一颗信赖的心

搁在你的胸中


从此

每条溪流

每只小鸟

每个留守儿童

每个空巢老人

再也不喊你“老板”

都亲切地叫你“村长”

乡亲只要一天没叫上声“村长”

心里就感到空虚

你多么喜欢这个称呼啊

犹如蓝天喜欢白云


春风不会失约荒山

你把梦想看作使命

凝视渺渺茶山

谋划生态种茶

向茶农大声疾呼

山里穷啊

能守住绿色就守住了生路

用白天和晚上两双眼睛

交替地看守满山茶园

坚持三年没打一滴药

坚持三年只施有机肥

你扶住了每片绿叶

却没扶住自己

一脸黝黑

两眼凹陷

创出“名誉村长”生态茶

用心中一盆火

焙出了云雾山中第一香

胜过天堂水,龙井茶

几片嫩嫩的茶叶

把村民人均收入提到四千元

从此,薛家村改姓“茶”

茶园就是族谱

“族长”就是“名誉村长”

用一片叶的柔情

换下身上一根肋骨

支在种茶人的脊上

帮茶农直起了腰杆

清明又至

春茶已熟

今年第一杯明前茶

不知何处敬给操心人


薛家村穷的是土地

富的是英雄豪气

每块石头吻过刀剑

每片月光嵌有英容

拨开路边的小草

随处可见贺龙的足迹

这里是南国的太行

这里有狼牙山的故事

八十多年前

68位红军战士为突破国民党围剿

手举猎猎刀枪

身裹殷殷血迹

昂首在剪刀峡

雷电在上

苍鹰在下

回身无望

长天是路

红旗挽住闪电

乱发飞向深渊

化作68颗流星

撞响了革命史上最悲壮的洪钟

天地为之震动

千古不敢回应

杜鹃百年啼血

空山怀抱白骨

偏远贫穷的山村啊

连英灵也跟着守贫


英雄惜英雄

你踏进薛家村

夜听雄鬼悲号

泪水长流

热血贯顶

几个晚上守着孤月

面朝六塔山

端一碗清茶遥祭

英魂不归

山河难圆

先烈的遗骨是散的

村民的心也是散的

要扶贫困

先扶天地正气

把乡亲失去的精神找出来。

“身既死兮神以灵

魂魄毅兮为鬼雄”。

学屈原为楚国招魂

在千多米高的六塔山

建“山河圆”

请英雄回家

圆千古之梦


草木向善

众心向前

你带领大伙下到幽谷

拨开野草寻找遗骨

用双手擦净残骸上的泥土

一节节地捧回来

在“山河圆”立起68块墓碑

墓碑上只有序号

这些序号排在星星的后面

这些序号刻在青山的前头

“山河圆”是烈士共同的姓氏

六塔山是英雄长卧的圣殿

千山化作莲花

举起云中的陵园

苍天为之动容

杜鹃为之歌吟

清明祭祖

太阳点第一支香

烈士含笑

人心得安

“山河圆”像台泵机

把全村的热血都泵上了天空

千里外的目光

都泵到了深沟

你,一个来自燕山的持瓢人

挖空了自己的心

把今天的和过去的感动

都一瓢一瓢地舀来

然后一滴一滴地

浇灌在红色的土地上

枯萎的人心开始发芽





大山在叙说

流水在倾听

说你来薛家村五年

常年穿身迷彩服

脚底蹬双解放鞋

一身橄榄绿走进深山

森林争着拥抱你

希望和你分不出彼此

你立在山头

小鸟把你看成一颗树

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绿色

贴近你的树先绿三分

土家猎人喜欢鹰

多年不见鹰的翅膀

看到你攀崖登山的背脊

说你是鹰的化身

一身搏斗之气

逼退太阳的阴影

你常说

只有退伍的军人

没有退伍的士兵

哪怕只穿一夜军装

终生可为战士

要脱离贫贱

青山要的是壮士心

流水要的是军人气

力量不够

你用孤独捆绑自己

逼出浑身内力

扶住快倒塌的土墙

资金不足

你用饥寒压迫自己

榨出最后一滴热汗

多拌一袋水泥

行动迟缓

你堵死自己的退路代替口令

命令穷惯了的大山

不要掉队

疲沓的山寨振奋了

众心跟你齐步走

一起修路、架桥

一起互帮、互助

群山跟你齐步走

山坡送来茶歌

山崖送来泉声


乡亲最熟悉你那双解放鞋脚印

把她当作山路上的花朵

看一眼脚印的深浅

知道你又在负重

望一眼昨夜的足痕

知道你又上门问寒

人行千里没有你一步远

从军营跨进山门

从山门走进人心

人站三年没有你足痕深

浑身挂着群众的疾苦

肩上扛着党的忧虑

春燕从不啄这双脚

知道你和它都是远方人


你改变了不少土家人的风俗

却无意改变自己的习惯

用军礼迎接客人

用军礼慰问乡亲

用军礼致敬党旗

用军礼问候青山

端平的左臂与山梁平齐

挺直的腰杆同云峰笔立

一个军礼

绿叶获得了十倍阳光

一个军礼

山民长出了三分虎气

身虽穷心中已无贫困

佛祖说,只要天天念阿弥陀佛

念到八万万次

人就可以成佛

你要用八万万个军礼感动大山

用军礼告别贫困


你靠军人的气质

打造一草一木

你用战士的精神

唤醒一山一水

当年,干将莫邪

走进楚国的深山

用了数个春夏

为楚王铸成天下第一剑

今天,你带领共同治富军人团队

卧薪湘西北的深山

用了五个秋冬

为中国军队铸造军魂

你笃信

中华只要军人在

可守边疆可扶贫





大山继续叙说

山风在倾听

说你曾经被人陷害

蒙冤出狱后

头一件事就是去交党费

把憋了两年的虔诚

用最朴素的形式向党倾诉

亲人们不理解

朋友们不理解

你朗声回答:

党没有亏待过我

不能对母亲有怨言

磨难不易赤子之心

风雨更知母亲忧虑

来薛家村考察两年

这里山环水绕

这里坡高路阻

你面对群山感叹:

“山好,水好,人好,

就是条件不好。”

你要奔“不好”而去

你要奔苦难而来

不是提两桶水去帮大山解渴

而是去为两只桶找到水源

渴望乘一朵白云

去报答远方的土地


乘秋风告别亲人

乘冷雨告别北国

披一身燕山雪花

扑进湘西北十万大山

你暗暗地向森林祷告

从今在此出家

超度十万大山

你默默地向流水许愿

从今在此吃斋

让弱土饮你的热血

你把这天当作植树节

照着阳光的深度

把自己种在了薛家村

你心中的经咒

不是纹在流水上面的花朵

是刺在佛祖掌心上的誓言

月球再有引力

也无法移动你的根系

乡亲们看你太苦了

心疼你曾劝你回去

你赶也赶不走啊

你成了赶不出山的人


流星可以远离夜空

灵魂不可离开身躯

飞得再高再远

你把支部当作春巢

坦然地告诉木楼

你们是带着户口来的

真诚地告诉太阳

你们是带着组织关系来的

竹林里斑鸠不再起哄

山腰的流云不再乱飞

一路跟踪到村部

静静盯着你的背影

只见你

一个举手礼交给书记

一纸介绍信交给支部

这是继每天日出后最庄重的报到

这是继每年夏天后最火热的交心

你带来多少激情

门外的空山作过斗量

轻重就刻在北斗星上

书记的双手颤抖了

薛家村的双手颤抖了

左手接收到一个远方的义士

右手接收到一个党的儿子


从此

你的双肩和山鹰平行

一边搁着数十座山头

一边搁着上千双眼睛

你把头纤系紧在腰上

让老妻帮你喊着号子

双手着地一步步爬行

你给每个党员一杆竹篙

自己脱光了多年的积蓄

赤裸裸地跳下急流

撬动搁浅的船

清明,你带领党员攀上云顶

把第一支香烧给先烈

用清明雨淋浴党员的心灵

重阳,你带领党员走进土砖屋

全村的党员站成一蔸树

为老人们筑一个暖巢

大年初一,你和党员串村走户

给全村的父老拜年

提前把春风引到火塘边

春意都留给了群众

自己只留下孤独

岁末,遥望北国星辰

思念远方的亲人

妻子赶过来陪你

老夫妻像一对红烛

照着满山飞雪守岁

你不愿离开深山半步

想让寒冷的冬天多几分暖意

为了修桥

把最沉的石头搁在肩上

最粗的木杠断在肩头

你开怀大笑

要用双肩先渡桥

再渡人

每天,总是走在白天的前面

为大山打开天窗

每天,总是留在黑夜的后面

替村寨关闭山门

以前,只要太阳下了山

深沟里只余山的影子

今天,木楼里新添了一盏孤灯

四面山坡上

多了若干双伴随孤灯的眼睛

大娘望灯光心疼你啊

白天扛了一天石头

连青蛙都歇了

这盏灯就不累么?





大山继续叙说

白云在倾听

在山沟里

山鹰最有追求

翅膀撑开了众鸟

还想用影子走路

你就是只山鹰

即是站一座孤峰上

也要把心举起来

希望比太阳高一尺


你不相信

今天都被金钱拉下了水

鱼也会淹死在水中

你掏尽身上的积蓄

又端着“钵鱼”

为一个前世无缘的小村四方化缘

每个铜板不是掰成两半

而是捣成粉末

撒在急需要止血的地方

你拿自己的钱办村里的事

你吃自己的饭办百姓的事

最后把命都搭上

你打破了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神话

你来时,把一家的目光都带来了

你走时,把全村的眼泪都带走了


你不相信

今天再无人能耐得住清贫

一间八平米的板房

一张一米宽的木床

一张三尺长的旧桌

一台老式的电脑

墙角一件破衬衣

前后都是石头咬穿的洞

四面墙上挂满图纸

这是你的卧室和营房

冬天,木板屋四面漏风

用报纸塞住板壁缝

一碗一箸

一蔬一汤

嚥下了两千个日夜

山中一缕清风

乐与明月孤守


你不相信

今天人人都去顾小家

你身边只有独生女

结婚生孩都没回去

两脚钉在修路的工地

两眼守着发青的茶园

春节都是两地过

江南北园雪相望

你乐的是这一天

山河圆竣工

孙孙出世

英雄有了后来人


你不相信

今天群众和干部不亲近

你早晚问候大娘的疾病

自己吃药躲在门角

你用五根手指计算茶山的收入

只用两根手指夹点粗叶泡茶

从来没有忘本的百姓

也没有不知感恩的青山

大娘想请你端一下她的碗筷

倚门盼望了一年两年

大叔为你医治扭伤

采药爬上绝壁高岩

你不打声招呼地走了

全村跺脚痛哭

青山捶胸嚎啕

都说没有把你照顾好

含着悲泪缝了一面党旗

盖在你的周身


你不相信

军人离开军营就蔫了士气

连大娘都说

你胸口蒙着一团火

小心把草摞树点燃

你似乎继续在出操

清晨准点赶到工地

你似乎照常在归队

除夕冒雪赶回山村

你一个人一支部队

仍然在坚守边疆——

守卫党最关切的贫困线

你一个人一把号

借山势给自己壮行

借风力给自己发令

卸甲不卸一腔热血


你不相信

党会失去感召力

修路炸山你签下“生死状”

一个指纹重千斤

七个党员跟着上

全村百姓一条心

探山洞你带头下“地狱”

一根细绳系生命

党员急流中留目光

跟来若干“民誉党员”

党员雪地留脚印

引来了若干“民誉村民”

薛家村虽然穷

穷在深山有远亲

你笃行

党员能作表率算忠诚

自古都是士报国

你要拼尽残年报党旗


你不相信

今天社会精神已经苍白

在薛家村连瀑布都能改变方向

老人乐意死后实行生态葬

屋后的祖坟都迁进了公墓

相信英魂才是真正的脉气

四千多个义务工

乡亲们尽心又出力

留守儿童从不孤独

踊跃参加“我看是非我看美”活动

用儿歌保护青山绿水

世代狩猎的土家人

深深恋上旅游

迁出祖祖辈辈的吊脚楼

把一栋栋木屋留给风景


你不相信

烈士的鲜血会白流

岁月麻木冷如风

永远野草埋忠骨

你相信

人心终会觅英雄

青山不忘树丰碑


你不相信

红色的土地会吃低保

扛过红缨枪的吊脚楼

今天又扛“五保户”

你相信

红旗不会亏革命

党会剪一只旗角扶土地


你不相信

瞎子会算山的命

坡上只长红薯果

沟中只戏小鲫鱼

你相信

只要穷身不穷心

北斗会舀来好命运


你不相信

人死了一定要归故里

方便儿女敬香火

好让子孙求福荫

你相信

千里只在一寸外

雄魂不隔山和水


你有无数个执着

苍天无法回答

自己默默驮在背上

跟着太阳爬行

七尺身板就是试卷

自己既是监考官

又是答卷人

用自信的光芒

把所有的答案写在霞光里





你走了

一座村子为你下跪

一座城池为你哀伤

从县城到薛家村几百里山路

用悲泪做了一层硬化

飞雪瑟瑟地颤抖

落叶冷冷地翻飞

熟悉你的人在哭泣

泪花中尽是你的背影

没见过你的人在哭泣

风中传颂的尽是你的故事


你走了

给大地留下若干天问

你为何把贫困当母亲

自身清贫还要扶贫困?

你为何腹裹粗粮不归乡

风雪夜俩老伴孤灯?

你为何身则雄壮心则细

为险峻的山路举着长明灯

你为何精忠报国先克己

不爱钱财不惜命

你为何日问修桥夜问寒

终生像个巡哨兵

你为何身后要留在“山河圆”

孤身当个守陵的人?

你为何一身荣誉不居功

总想为政府争荣誉?

你一生进过两次营

一次是帐篷

一次是森林

你一生当过两次兵

一次扛钢枪

一次扛贫困

你一生透过两次支

一次拿出64万元积蓄

一次拿出64年的生命

你不是江湖上的义气人

你不是远离故土的忘情人

你是穷山沟里的苦行僧

你是红旗下面的念经人

连你兄弟都感叹:

大哥是个稀有物

青山难表你忠诚

苍天难学你作为


你回来了

所有的木楼都喜得痛哭

一堆黄土成了永远的山民

所有的眼泪都陪着你流淌

山里又多了一条不干的小溪

老人让出百年寿木

精心再刷一遍生漆

四面的村寨都涌上山顶

万人跪成硕大的花环

小鸟飞来为你衔土

山风落下为你绕灵

你自己不会知道啊

田大娘坐在晒场上

替你烧了三天纸

曾大叔爬上六塔山

为你送了三次饭

全村的吊脚楼都立了灵位

土家人尊你为山神


你把全部生命

交给了异乡的土地

一声不支地走了

亲人只提一条要求

给你穿身迷彩服

让你走得更精神

你背着全家的积蓄

来扶助贫穷

你让老妻带着永远的悲泪

回到故里

乡亲们“绝情”啊不让你走

亲人们“绝情”啊留下你的孤魂

青山颤颤抖抖

捧着你的骨灰

学你的样子抬起左臂

向头顶的苍天报到

把你的灵魂交给星星


你自己不会知道啊

你点击的生命键

给所有的灵魂进行了一次刷新

你留下的子夜孤灯

给生锈的社会完成了一次抛光

你撕碎了金钱的外衣

给后来者重新镀了一次膜

你留下的背影

唤醒了无数冷石

你传播的声音

染绿了无数荒林

你用行动发出的口令

将振奋百万军心

遥远的星星也飞奔而来

来深山补充光明

你在最远最穷的深山里

完成了一次罕见的物理实验

放出了宇宙最长的射线

你给这个困惑的时代

念了一遍道德真经


你走了

用五年的光阴

让古村年轻十岁

用壮士的气魂

同时两手扶贫

一手扶贫困的土地

一手扶贫困的心灵

用七尺身躯

给党新铸了一颗星斗

整个大地都在目睹

你走了,南方多了一座高峰

你走了,北方多了一只雄鹰

天地搬着手指计算

在云中的“山河圆”

你是第69位忠魂


能从太阳上摘取一根阳光

一定是个不凡的人

能把这根阳光弯成光环

让四周都发亮

一定是个圣人

你就是这个光环

浑身都闪耀着信仰的光芒

你跋涉了十万八千里

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才从两面旗帜上摘取这片光芒

一面是党旗

一面是军旗

你磨砺了几十年的心志

你劳累了几十年的筋骨

才从两位圣人那里得到这片光芒

一位是革命

一位是人民


王新法

人民的儿子

时代的光芒


(二0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上午12:30江南居四稿)




编辑:王定玖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0
评论
评论用的是多说 或友荐之类第三方插件,在其官方网站申请账号,引用自己的代码放到这里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