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大观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美文美篇 > 正文

【王渊渊】:追忆余光中先生

编辑:王渊渊 日期:2017-12-17 13:12:16

12月14日,台湾著名诗人、学者余光中在台湾的高雄医院过世,终年90岁。


我比较快地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尽管90岁的老人属于寿终正寝,但我还是吃了一惊,并当即涌出惋惜之情,于是当即打电话将这一消息告诉一直与余先生常有联系的张天夫先生。他更是吃惊。电话那头,天夫沉默少倾后,做了一声叹息,然后补充一句,说:“唉,前几天还和他通过电话。不过电话中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欠佳!”天夫先生痛惜的心情溢于言表,我不便多说,便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我一份珍藏的自豪又从心底自然翻出,而且时过11年后回忆起来依然如同昨日,历历在目。

可以这样说,2006513日,对于号称湘西北门户的石门县来讲,是一个值得特别纪念的日子。这天,应“2006湖南石门茶文化论坛”组委会之邀,余光中先生迎着和煦的春风和浓郁的茶香来到了石门。作为论坛组委会工作人员,我非常幸运地和这位文学泰斗有了一次最珍贵的零距离接触。短短两天的相处,我认识了一位真正的余光中先生。


一位侠义兼容的“龙老头”

我听说余光中先生的大名,当然是源自他那首《乡愁》。当然,读书时,我们只能从字面上理解这诗句。“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这诗中,余先生通过船票、邮票、坟墓等意象,来寄予思乡情怀、寄寓他和万千海外游子的绵长乡关之思。老师也是这样给我们讲解的,我们是这样溶解于心的。


然而,通过和余先生闲暇机会的交流,才知道我们对这诗的理解实在太肤浅。余先生说:“我生于大陆的南京,祖籍福建永春,母亲是江苏武进人,过来,我自称为‘江南人’,但归根结底,我们台湾人和大陆人同样都是龙的传人,所以,我也是个‘龙老头’!”


余先生从来侠义当先,不削政治干扰而长期活跃在大陆文坛,他心里只有龙的传人。因此,他除了在台湾曾获《吴三连文学奖》、《中国时报奖》、《金鼎奖》、《国家文艺奖》等台湾所有重要奖项外,还应中国社会科学院之邀来大陆演讲,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他7集诗歌散文集,他还应邀到长春、沈阳、北京等许多城市为读者签名。他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热爱中国,礼赞“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他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他“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他还说:“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他用这些侠义的思想将自己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中国的新文学中。


一位十分随和的“好老头”

按照预先安排,余先生512日上午从台湾的高雄启程。飞机经香港中转,当晚8点半到达长沙的黄花机场,然后乘汽车赶往石门。到达石门时,已是凌晨两点多。听说余光中先生到了石门,许多粉丝提前赶到国际大酒店等候,以求和他合影。我们担心满头银发、已78岁的老人经不住如此长途劳顿,待他在酒店一下车,就打算护着他直接去房间休息。没料到他却善解人意,并热情地说:“满足大家的要求!”然后站在酒店大堂,让所有粉丝们逐一合影完毕后才去房间休息。


更令我佩服的是,余先生第二天竟早早起床修改讲稿,上午去夹山参加活动,下午在论坛上演讲,晚上又参加“余光中先生作品欣赏晚会”,次日清早就离开石门返台。这样对于连年轻人都难以吃消的行程安排,他竟爽快接受,并严格执行,没说半个累字。


我感慨尤深的是那天举行的晚会上,余先生的随和体现的淋漓尽致。组委会给他安排的座位左边是县长熊大顺,左边是省作协的水益均。晚会开始后,他哪管这些,一会儿这里坐坐,一会儿那里站站。听到台上朗诵他的诗文时,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鼓掌,听人介绍他的作品时,他频频点头。石门的音乐人王林将他的乡愁谱了曲,在晚会上由石门一中的音乐老师魏云(现已调市委宣传部)现场演唱。他竟不走舞台两边的踏步,而是直接跨过舞台中间前沿的花钵,直接跳上舞台给魏云献花。这时,我才感到事先担心他摔倒而安排一名彪形大汉保护他,是那样显得多余。


晚会散去,回到酒店时已是晚上11点多,因余先生第二天清早就要赶往黄花机场,所以我们尽量给他排除干扰,让他休息。谁知他却我行我素,稍稍洗漱后又打开房门让粉丝们进去和他聊天求字。他还兴致地说:“我在台湾外出讲学,经常都是我自己开车,我还用闲暇时间开车兜风呢!”他还说,他出门从来不要任何随从,生活也挺简单的。他还给我们拉家常说,他老伴也七十多岁了,但从不在家吃干饭,还带旅游团队观光赚点小钱。他说,人在世上,如果不干活了,大家就觉得没有这个人存在了。


位充满爱心的“善老头”

余光中是少有的世界上对他没有闲话的文化名人。海内外对他及其作品进行评论的文章不下一千篇。专门论述他的书籍就有黄耀梁主编、分别由台湾纯文学出版社与九歌出版社出版的《火浴的凤凰》、《璀璨的五彩笔》;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余光中一百首》(流沙河选释)等5种;台湾天下远见出版公司出版、孟君著的《茱荑的孩子——余光中传》。所有编篡人员都无不对其人格予以赞赏。


我亲眼见证他的为人之美,心底之善,是那天陪他去夹山。那天想陪他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位茶商和他形影不离,并时刻给他换茶加水。他很是不习惯,于是就对那位茶商直说:“我就是个普通人,经不住这样,我们平等而行就好!”

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天我们进了夹山寺,正行走在九曲桥上时,一只雏鸟突然从树下掉到了池水中。他急忙要我们想办法把他从水中捞起。他接过那支雏鸟,亲手喂它轻轻擦去身上的水后,将它放生。


他的善,还体现在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和对人的奉献上。连续奔波,几乎没有得到休息的余先生为了把演讲做到最好程度,他不顾旅途疲倦,清早就起床修改稿子。因此,他的演讲获得了与会者的高度赞扬,我尤其从中受到了极其可贵的从他亲口传授的茶文化熏陶。他上午游览夹山回来后,他完全可以也应该休息休息,但他以善待人,中午没有休息,拿出讲稿,又将很多参观夹山的感怀融入其中,大家听后大为受益。他说,中国的英文念法“茶拿”其实就是中国的茶文化影响了西方语言的典型例子;“酒是情人,茶是朋友”,“酒易纵,喝了酒开车就容易出事,而茶则不然,喝茶使人清醒,所以,我怀疑李白喝的那酒到底是酒还是茶!”“喝咖啡,是先甜后苦,而喝茶,是先苦后甜,苦尽甘来。”为了提高石门人的兴趣,他还在讲稿内加入了大量的石门元素:“石门文化何所有?天赐一本《碧岩录》。”他还说,茶道包含“儒释道”和“德智体”,儒,茶中见德(茶精行简德之人);释,茶中见智;道,茶中见体(健身,情深换骨)……


在一个小小的石门县城做这样的演讲,其实余先生大可不必那样认真,凭他的名声足矣;做这种论坛演讲,他没要一分钱报酬,更没必要去深更半夜还和自己较劲。但余先生却不然,为啥?他就是为了一个字——“善”。


唉!如今斯人已去。光中老先生,现在如您的乡愁中写的那样,我们还是在这头,您也依然是在那头,与过去不同的是,我们还是在外头,而您却去了里头。光中老先生,愿您的英灵仍在,愿您一路走好!(责任编辑 覃君玲)


鸣谢:(图片由张天夫《缅怀余光中》一文提供)


0
评论
评论用的是多说 或友荐之类第三方插件,在其官方网站申请账号,引用自己的代码放到这里即可。